噗噗噗爱佩佩呸

填填脑洞,交交党费。

【瑞金】神奇的井

*ooc有,au设定有,一个人对白形式。
*是瑞金深夜六十分很久前的题目【命运】脑的。
*感觉再不写六十分已经出了很多个题目了(。
*想了很久还是决定用这种形式来讲这故事,所以会有点口水化。




“好了,乖乖躺好,到睡前故事时间啦。
这次要讲的故事呢,叫神奇的井。”


“在很久很久以前…嗯?你问为什么每个开头都这样?哈哈我也不知道呢,可能真的是很久前的故事了吧。…


在很久很久以前,沙漠中有个古老神秘的村落,因有个神奇的井而出名。
怎么神奇呢?听说啊,喝过井水的人可以知道过去还会去到未来呢。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去那个村落里,想看看未来是什么样子的。


可是那个村落太神秘啦,据说只有有缘人才能去到那里,很多人都找不到那个村落,那口井。
然后呢我们的主角——格瑞!想要去看看那口井,于是他走啊走啊,走啊走啊,却在沙漠中迷路了。…


后来他就中暑啦。…为什么?应该是沙漠太热了吧,上次你也中暑过哦。
…迷迷糊糊间他好像感觉有人在叫他,然后给他喝了什么。之后他就晕过去了。
等他醒过来时,发现他在一个很破旧的小木屋里。
屋子里的人穿着很有少数民族风格的长袍,对着他讲着听不懂的话。


好像看出了格瑞听不懂他们的话,带头的那个老爷爷呢走到外面叫了一个男孩过来。
好像跟格瑞差不多大呢,有着一头金色的头发。而且那男孩竟然会说格瑞那边的话!于是,他们的交流没有障碍啦。”


“那个男孩叫金。…哈哈哈是呢。
金跟格瑞讲了很多他们村落的事。格瑞才发现原来他一直在找的村落就是这里。
格瑞问金关于那口井的事情。


「诶?井?」金却很惊讶的反问,「我们这里没有井啊。」
诶呀,糟糕了。格瑞找了那么久竟然是不存在的东西。
…哈哈哈心疼了吗。然后格瑞就把那口井的故事跟金说了。


「哦哦你们应该要找的,是外面那条河吧。」金笑着说,「可能你们那的人把我们的话听错听成井了吧。」
「不过我不知道去未来的事诶,我们村的人都是喝那里的水的。」
格瑞问可不可以去那里。金答应了不过要明天早上再去。
「晚上会很危险的。」金严肃的说。


村里的人为格瑞举行了表示欢迎的篝火晚会,明亮的火焰照亮了整个村落。
格瑞也看到了金所说的那条河。
虽然不是很宽但很长。在火光下看起来很漂亮呢。


第二天早上金就带格瑞去看了那条河。跟昨天晚上看到的差不多。
看起来不是很特别的样子。格瑞想。毕竟全村的人都喝这里的水也没什么变化。


格瑞有点失望。但他又好像早知道会这样只是叹了口气。”



“金邀请格瑞来他家玩,并说好不容易来到这里就待一会儿再走吧!
格瑞便留了下来。
跟着金骑骆驼、打打猎、捕捕鱼,有时候还会去好远好远的镇上去采购日常用品。


「原来还可以去镇上的吗。」格瑞心想。
金好像知道格瑞想什么解释说:「其实我们村不神秘的!只是不好找而已!而且外面来的人也听不懂我们的话啊。」


…是啊竟然那么大误会呢。


后来格瑞又待了一个星期,就说要离开了。金虽然很不舍但也没说什么。


然而那天晚上出了点状况。
格瑞晚上睡不着,去了那条河的河边散散心。
他看了看那条河,感觉跟白天的好像不太一样。
之后不知道怎么的,他一头栽进了那条河里!
他好像还听到了金叫他的声音,非常慌张。


然后格瑞在河里面挣扎,明明平时很浅的河竟然如此深见不底。
…别急别急,还没讲完。


然后格瑞就感觉呼吸有点困难,意识也开始不清。
不知怎么他脑海里开始倒带他来到这个村子的画面。
跟金在一起玩耍的日子,在河边钓鱼的样子,篝火晚会时的火焰,还有,他来到这村子前昏迷被救的样子。


后来格瑞有听金说他是被他们去捕猎时路上捡到的。
「那时候看你好像快渴死了,我们给你喝了水呢。」金说。
「还是我给你的呢!」他看起来有些自豪。

格瑞想起来了,他被救起时金灌了口他随身带的水壶里的水。
那里的水,应该是他们常喝的,河里的水。

… …

然后格瑞突然惊醒,对上了一双蓝色的眼睛,
「诶你醒啦!」那个人高兴的喊到。”


“是啊,你觉得那个人是谁呢。
好了,故事讲完了,该睡觉了。”



“晚安,金。”



————————————————
这次卡了很久是因为设定问题,用这种方式写实际有故意避开沙漠背景嫌疑。
虽有考虑过另一种描述方式但奈何笔力不够故只讲个大概。
这篇故事初始设定有些多而且复杂思考再三还是删减成这样。
姑且算作存梗文吧。

*那口井不存在,但知过去或去未来是有的。
村里的人经常喝故没什么问题,如果外来人喝可能会产生类似回到过去或者去往将来的幻象。
所以格瑞后面的事都不是真的。末尾处格瑞醒来那里才是真的。


在自身想要知晓过去却经历了与还没认识的人的日子,似梦似真,等走出幻象却发现那个人就在眼前,我想,这就是命运吧。



【瑞金】美人鱼

*现代au有欧欧西
*没什么剧情,仍旧是日常水
*看了前面的文进入自我唾弃模式,又没忍住
*其实还挺懒得先前想日更我果然太天真
*还在脑上上一次瑞金深夜六十分的题目还没写出来orz……

*大概是标题即推歌系列,这次是林俊杰的美人鱼
*实际跟文没多大关系(。)


夏季也是个雨多的季节。而且天气的变化无常,总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金出门时,午后的阳光晒得让人睁不开眼睛,而现在——金去了趟书店出来后却开始下起了雨。
雨势还不小。


出门时格瑞还让金带把伞过去,今天可能会下雨,他是这么说。
“诶诶,你看外面那么大太阳怎么会下雨啦——”金弯着腰穿好鞋拒绝了格瑞递过来的伞,笑嘻嘻的也拒绝了“可以挡太阳”的提议。
之后就落到只能在书店下避雨的地步。
不过也还好,书店外面还设有几张圆桌和凳子,是为了给那些想在外面看书或休息的人用的。
这也让金不必一直提着书站着。


金把刚买的学校要求的辅导书放桌子上,自己坐到了挨着白色栅栏那边,然后撑着下巴看着外面。
雨下的有点急促,细细密密的中间毫无停顿之处,最后落到地上有凹陷的地方汇成一滩。
紧接着又有下一轮的雨滴落下来,晕出层层波纹。
路上的行人似也被这场急雨打的措手不及,纷纷躲到就近的屋檐下躲雨。一边拍着淋湿了的肩膀,一边低声咒骂这见鬼的天气。


细密的雨丝和淅沥的雨声仿佛隔绝开这家书店与外界。
对面行人的动作像混进雨中的一副会动的静画,缓慢却又生动。
金的瞳孔有些涣散,好像隔着雨研究对面的路人,又好像什么都没看。
然后他动了一下,涣散的瞳孔重新聚焦在一个点,然后看了看自己。
嗯,没淋湿。还好。
金满意的重新撑着脑袋,抬头望了望被乌云遮得有些阴暗的天空。
什么时候能停呢。


恍惚间金听到了店门上常安装的门铃声。
“叮铃叮铃——”
还飘着一股浓郁的咖啡香。
啊,金想起来,书店隔壁是家咖啡店。


说起也是件趣事儿,书店老板本想弄成书咖,结果隔壁那家先一步做了咖啡店,气的老板弄了个白色栅栏隔开了两家店。
这也是这家书店装横比其他的书店要高档的原因——一定要把隔壁那家咖啡店比下去,老板如是说。
“你有没有去隔壁店过啊?”老板对着常客金大吐苦水后,又瞪眼质问他。
“哈哈哈,当然,当然没有。”金一手摸着后脑勺视线有点飘忽的回答,另一手把刚从咖啡店买的茶点往背后挪。
老板哼了一声,看穿金的谎话,不过也没说些什么。
所以他们其实关系很好吧,这两家店。
金这么想。


下雨时带点冲刷过土地的味道中混进了咖啡的香味,咖啡店的人们看到下雨后反而选择离开了。
雨不是还很大吗。金又看了看天空。
啊,好像变小了。
然后下意识望向咖啡店门口,目送走了行色匆匆的人们。
不断打开关上的除了带出咖啡香——大概店员看到那么多人进出关掉了门口的铃声——还有就是咖啡店里播放着的音乐了。

… …
传说中你被爱甘心搁浅
我也可以为你潜入海里面
… …
现实里有我对你的眷恋
我愿意化作雕像等你出现
… …

断断续续的金把这首歌听完了。
然后突然有些烦躁起来。
怎么回事呢。
金有些难耐的在位置上扭开扭去。
雨开始有停的迹象。


金拿出口袋里的手机,打开微信界面,没有人给他发过信息。
最顶上的格瑞聊天框,后面的时间显示的是昨天凌晨。
金在偷偷摸摸修仙时,却被住旁边房间的格瑞一个信息抓住了。


点开聊天框来回看了一遍,又退出然后锁屏。
把手机放在桌上金一直瞪着,却又不知道在期待着什么。
手机依旧黑屏。


“那、那个。”
金回头,看到穿着书店制度的女孩,大概跟他差不多大吧,拿着把伞微红着脸。
“什么事吗?”
“是下雨回不去吗?如果,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用我的伞!”说着女孩把伞递了出去。
“诶诶,”金推拒着,“不用啦,你自己也要用吧。”
“可是…”
“不用担心,”金笑着说,“我有人来接。”
“是、是吗。”


金看着女孩回去店里莫名松了口气,可能是心虚吧,格瑞可能不会来。金在心里吐了吐舌头。
转身想看看雨势如何。
雨已经很小了。
金估摸了下,这雨势就算淋雨也没关系后,拿起一边的书站起来打算走了。


起身之前有些心虚地先望了望店里面——很好那个女孩背对着他,然后冲进雨里。
预想中的雨没有落在金的头顶,金还没反应过来手腕就被人抓住,下意识想挣脱回头却看见了格瑞。


“格瑞!”金有些惊喜的叫道。

格瑞将金拉回撑起的大伞里面,无奈的看了看金。最后只是说道你打算就这么回去的么。
“因为雨小了点啊——”金很开心的回答。他也不知道怎么又开心起来了,仿佛刚才的烦躁只是错觉。


天空中的乌云渐渐散去,露出一直都在的太阳。
阳光驱散去乌云带来的暗色,给地面镀了层层金色。
本该停的雨却又淅沥沥下了起来,不大,但也不小。


“诶诶,竟然下起太阳雨了啊。”
细听,还有一声无奈的叹气声。


刚在大雨时蓄成的一滩积水上,水波晃荡间似有一个小小的彩虹显现。

【瑞金】Better Than One

*依旧现代au设定,金高三格瑞大二。
*日常流水账形式,我没想到会那么水明明脑这章时就一句话…
*格瑞戏份不多,金视觉。
*标题是首歌,可以配合文听听。文内提到的歌就是这首。
*ooc有,bug应该也有。寻找自己的风格中x


进入十月份后天气开始转凉。


国庆假期回来高三生又纷纷投入题海,开始从早坐到晚偶尔还开开夜车的紧张学习中。在这压力以及天气陡然变化的加持下,终于有人倒下了。
老师们从第一个人感冒倒下,就知道要不好了。果不其然,一周就有五六个人请了病假。


校方商量之后决定给高三生额外增添锻炼项目:在每周一至四下午放学后进行半个小时的慢跑活动。
该决定一出,纷纷有学生投诉说这样占了很多时间。不过这次校方态度坚决,倡议学生不要一天到晚都坐在教室里,得把身体素质提高。


“啧,倡议不要一天到晚都坐着,他们倒是少布置点作业啊。”凯莉不情愿的跟着大部队绕着操场一圈圈跑着。
凯莉这声啧把脑袋还处于混沌状态的金拉回现实。
每周四下午高三年级组都会进行理综测试,这让还没能适应这节奏的金——上一秒还满脑子理科公式以及来不及做的题目,下一秒就被拖出来跑操——每次都会茫然的先跑上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凯莉,我们跑了多少圈啦?”
“三圈还是四圈?谁知道呢我没认真数。”
“紫堂——我们跑了多久啦?”金回头问跑的有点气喘的紫堂。“——诶紫堂你还好吗?”
“我、我没事。”紫堂试图回个不用担心的笑容,只是脸色的发白让这笑容想要传递的信息大打折扣。
“看来学校这活动也不是没有用的。”凯莉有些嘲笑的看着紫堂。
紫堂咽了咽有点干涩的喉咙,尴尬的笑着回应金初始的问题,“已经跑了五圈了,金。”
“哦,那应该差不多了!”金确认了下紫堂不会就这么晕过去后转回头心里估算了下时间。
校方虽说要跑上个半小时,不过考虑到同学们吃饭洗澡的时间,也为了避免有些同学承受不了晕倒在操场上的现象出现——还没被感冒打倒却被学校组织的锻炼项目打倒这种事情——负责该活动的体育老师一般是按圈数来算的。
金他们算过,正常情况下跑个七八圈就停了。


“各位同学们下午好,跑操时间结束——接下来进行点歌时间。”
高三的跑操结束后,就是校园广播时间。这时候学校都会充斥或舒缓或欢快的歌声,以及点歌者的祝福。


金在楼下洗了把脸才回教室,汗珠与刚冲洗留下的水珠混合,然后沿着脖颈的弧度滑落。金甩了甩头,洗脸时与外界形成一层隔膜的听力恢复正常,这时他才听到今天的第一首点歌。
他愣了下。
“诶,有点耳熟…”


回到教室金还是没能想起这首歌。教室里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剩下的是与宿舍错开洗澡时间选择留下学习的人。
“哟——紫堂你还没走啊。”
金有点意外的看着紫堂,为了避免排队现象紫堂通常跑完步就冲回宿舍先洗澡了。虽然金每次都为跑步时的紫堂担忧,但又被紫堂第一个冲回宿舍洗澡的魄力打消。


“啊,被耽搁了下…所以现在回去也很晚了就留下来好了。”紫堂解释道。
“对了紫堂,你知不知道现在放的是什么歌啊?”
金回到自己座位一边翻找着自己的抽屉,打算找饭卡先去吃饭,一边隔着个过道问着刚解释完想继续写作业的紫堂。
“唔,抱歉刚没听到哦…”
“没事没事…咦,这是什么。”金终于从乱糟糟的课桌里找到饭卡,抽出来时顺带出一个小本子。本子已经掉到地上翻开了其中一页,露出夹杂在里面的东西——一张照片。


“嗯…”金盯着这张照片思索了一会儿,突然啊的大叫,
“我想起来了!”


这一声过于大了点,引起周围同学的注意。不过金没在意这点,也没理会紫堂的问话,回了句我先走了就跑出了教室。
现在,他想找格瑞。
——当然是在手机上。

*
这应该是两年前的事情,那时金才升上这所高中。他来到这学校的时候还是很兴奋的,对新环境的好奇,以及又可以和他最好的朋友格瑞一起上学的欣喜。
——当然那时格瑞已经高三,还有不到一年就要离开了。不过金没在介意这些。

直到元旦即将来临,学校要举行元旦晚会。周围人纷纷讨论高三最后一次的元旦会有什么特殊节目(前几年都会特地为高三弄些特殊环节比如晚会前的喊麦)时,金才顿然醒悟格瑞要不了多久就要离校了。
再加上本身就有凑热闹的想法,金琢磨了下跟在隔壁班的凯莉——军训时无意认识的——一拍即合决定两人弄一个节目。

他两在选歌上产生了很大的分歧,因为听的风格不同而且金听的并不多。
最后争争吵吵选定了这首歌。

之后那段时间一直到元旦彩排前,金捡起了很久前学过一会儿的吉他,成了音乐室的常客。
这大概在凯莉的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毕竟他是那种一旦下定决心做什么就要做好的人。
即使他的英文不太好。

到元旦晚会那天,金意外看到穿着正装的格瑞,还愣了很久,“你怎么去当主持人啦?”
格瑞没有回话而是打量了下金,就算要上台演出他仍旧穿着简单的白T和黑裤。最后格瑞只来得及他说了句加油就被人叫走了。


“怎么,感觉你有点失望啊?”侯等室里凯莉对着镜子在补妆,眼睛瞟了下镜子中的金——刚从外面回来像是被打了霜一样焉着。
“我以为格瑞会在观众席的,”金撇撇嘴,“本来想在台上唱给他听的。”
“……他做主持也可以听到啊。”
“那不太一样…”金消沉了会儿又精神起来,“算了!那我们要唱好来让格瑞好好听着!”
说着拿过一旁的吉他开始试音。
凯莉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金,然后拿过手机翻找通信录,找到那人后发了几条短信过去。之后又若无其事的开始补妆。


那张照片就是在金上台时拍的。舞台灯聚在中央的金和凯莉。但因拍摄角度问题,凯莉的身影并不清晰。反而把站在舞台一旁的格瑞拍了进去。
恰好一束光打到那块区域,格瑞的银发在那时十分显眼。
低着头在抚琴的金跟站一旁像是在看金的格瑞,成了这张照片的主角。(凯莉:啧。)

事后凯莉把这张照片特地选在金和格瑞一起吃午饭时拿了出来。本想嘲讽一下的凯莉,却被金的“哇!凯莉你真好竟然找人拍了我们!”和格瑞那个“拍的还可以”的眼神气到了。
最后那张照片给了金。金慎重得把这照片放在随身带的小本子里,回头郑重对格瑞说:“放心我会好好保管你的最后一次(主持)的。”
格瑞:……


只是时隔两年,小本子依旧带着。照片在里面被夹的死死的,跟当年辛辛苦苦练的歌一起被金忘在脑后。
直到,
“诶,有点耳熟…”

*
金:格瑞格瑞!我今天翻到这张照片出来了!
金:[图片]
金:嘿嘿想到那时候练了那么久的歌现在竟然忘了。
金:下次见面我再唱给你听吧!


“金——到你洗澡了。”
舍友从浴室里探出头对金大喊。
“好,就来。”金抬头回应着,最后发了句去洗澡了就把手机塞回枕头下。
拿过放一旁的的衣服,哼着歌去洗澡了。



[未读]格瑞:好。



*
And if this world goes up in flames
如果这个世界在烈火中毁灭
Just take my hand,don't be afraid
牵我的手吧 不要害怕
I'll fight for you until my days on Earth are done
我会为你战斗直到生命尽头






【瑞金】来直播画发小吧!

*ooc!全对话形式微恶搞!慎点!
*一个神奇的同居直播画手太太脑洞……
*灵魂画手金,诡异的靠着灵魂画风以及好听的声音吸引了一大批女友粉x
*然后…不会画画所以应该有bug可以指出咳咳x


“嗨喽大家下午好我是矢量。”

[矢量太太!!!下午好!!!]
[蹲直播间真是个正确的选择!!]
[\矢量矢量/]


“先试试麦,听的清吗?”
“那就好。唔今天要给大家画什么呢。”


[矢量太太换壁纸了啊真好看2333]
[是个金发少年诶!莫名感觉有点像矢量太太xx]
[一看就知道不是太太画画233]
[前面的你好坏哦2333]
[那个我是新来的…听大大的声音是男孩子啊为什么叫太太啊xx]
[那叫矢量先生吗…?]
[不行有些想笑2333]
[等等这壁纸的画风……]


“啊这壁纸是我发小画的哦!他厉害吧!”
“有了!我们这次来画画我的发小吧!”
“你们等等哦我先去问问他。”


[太太的朋友也是太太系列]
[两个不同种类的太太吧2333]
[前面的你还是矢量粉吗!!]
[等等…发小!!情敌出现了??!]
[我…我被绿了QAQ]
[sjb吧你们太太又不是你们的!!2333]
[你们的重点都错了吧!!!矢量太太说他去问他发小???这]
[他们!!!同居了???]


“我回来了!他同意了!我们这次就来画他吧!”
“诶是啊我们住一块儿的。”


[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首先打开画布…然后我们先来画他的头发。”
“为什么先画发型?因为太特别啦!”
“而且还有参考对象呢!”


[等等等等]
[百度搜索芦荟,你可得到矢量太太发小的发型♡]
[我滴妈233333这发型2333真的有吗]
[发胶发胶发胶]
[这是…杀马特吧………]


“好!我们把这张图片放到画布一边然后大概照着线条画格瑞的发型!”
“画好啦!然后他还带了发带!”
“还有一撮头发比较突出……”
“格瑞的发型就是这样了!”


[好像无意中暴露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
[信息点有点多不知道该吐哪个…]
[这发型!!!真的有人hold住吗!!]
[发小叫嗝瑞!!!]
[不好意思是格瑞………]
[前面的手癌23333]


“接下来画他的脸。”
“他的眼睛…唔一般都是这样子的——死鱼眼哈哈哈。”
“当然格瑞表情还是很丰富的!”
“再画个嘴巴…”


[等等2333死鱼眼加那么大弧度的微笑真的好吗!!]
[果然…进来看矢量太太画画心情都会好很多]
[这笑容……]


“好像这笑画的不是很好。”
“格瑞不常笑所以想画他笑的样子果然还是不行吗。”
“那就这样好了。”


[改成一条直线了吗莫名很搭了诶2333]
[太太的语气好忧桑啊]
[发小是三无吗!]
[嗅到了情敌的味道!!!!]
[自动变绿]


“好!画完他的头了!接下来画他的身子!”
“还是……没忍住改回去吧!”


[怎么回事……接受了之后莫名感觉有些帅??]
[安啦前面一看就是新来的,太太的画就是这么有魔性]
[丑帅丑帅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靠我想起来了!!!太太桌面壁纸画风跟烈斩太太好像!!!]
[什么什么。?!?惊天大咪咪????]


“嗯嗯怎么回事?…烈斩?不认识诶,是谁啊?”
“诶是吗可是这壁纸是格瑞画给我的——这画的是我哦。”

“金,好吃饭了,你在干……”
“啊啊就来就来!大家不好意思!先暂停晚上再继续吧!”
“大家也去吃饭吧,拜拜!”


[情敌!!!!肯定是情敌!!!]
[我看我现在udtdhjjgtdhjj]
[前面那位你还好吗]
[散了散了主播太太被发小拐走了]
[等等重点难道不是太太叫金吗!!!!]
[重点是太太的发小是烈斩太太!!!!]
[什么???前面你没锤子乱说什么??]
[我以烈斩粉丝后援会第一席的地位发誓!!我追过烈斩太太为数不多的直播也听了几次他的声音!!]
[甚至还截下来循环播放!!]
[好了好了不用说你的痴汉行为了]
[他!!!]
[是他!!!!]
[就是他!!!我们的朋友!!]
[小烈斩…?]
[前面你他妈要笑死我2333]
[所以说……]
[发小是烈斩太太?]
[情敌是烈斩太太?]
[同居者是烈斩太太?]
[我被绿了啊!!!!还被绿的有点甜???QAQ]
[前面的我也…………]
[坐等矢量太太回来]
[有种不会回来的感觉……]


*
“格瑞格瑞我今天画了你。”
“嗯。”
“画完给你看!”
“嗯。”
“哦对了我刚在直播呢,还没画完。”
“直播…?”
“是啊是啊。网友都很热情呢。”
“…不用画了没画完的也给我看看。”
“就一个头哦!”
“没事。”


*
那天金没有再开直播。
第二天大家都发现烈斩太太换了个头像。
是个有着芦荟发型死鱼眼睛却带着诡异笑容的大头。


【瑞金】有意义的国庆

*ooc,小学生文笔看题目就知道了x
*他们太可爱顺便脑了下我的国庆没忍住出来的产物x
*现代au,金高三格瑞大二,格瑞没住宿在外租屋。
*时间线是今年的所以国庆假也是今年的设定。
*慎点!没逻辑!为他们加点热度xx


有意义的国庆

格瑞接到金的电话的时候还挺惊讶的。
金已经高三了。在上了高三之后金的确挺忙的,繁重的课业以及做不完的习题,高二那年的暑假金也嚎啕着以后没时间联系了。
也因此那年的暑假格瑞没有去打工而是陪金度过了短暂的暑期。(虽短暂但那个暑期对金来说大概只有学·难忘的·地狱式的·习)

不过即使格瑞已经帮金恶补过了也仅是把他不牢固的基础打扎实而已,升高三没多久格瑞还是会收到金对不懂题目的痛哭。他们的聊天页面停在了金三天前发牢骚说“作业多到要早起好痛苦呀——”上。(金的日常)

所以其实他们也没像金嚎啕的那样没有联系,只不过电话和见面好像是一个月前的事了。


“格瑞格瑞!明天我去找你玩!”
明天?格瑞下意识看向桌上的台历,明天九月三十号,星期六。
“不是要上课吗?”
“是呀所以我下了课再去找你——你记得来接我!”
“怎么那么…”突然。话还没说完格瑞再看向台历,伸手翻了一页。啊,差点忘了。
“因为后天国庆了啊!我也有小长假嘿嘿!”金的语气带点小得意。
“本来就国家规定的。”格瑞一边应着一边看国庆的假期。意外看到中秋含在了国庆里面。
“我忘了嘛,”金嘟囔着,“竟然还有小假期虽然只有五天我还是找你玩啦!”
才五天啊,格瑞的视线划过十月五号那。
“我已经买好票了!具体的我会发信息给你,你要来接我啊!”
发信息?格瑞愣了下,正想问那这事也可以发信息说怎么打电话了。话筒那边金先一步放低声音说道:“先不说啦,我偷偷给你打电话的!接到放假通知我高兴坏了想跟你说说!躲厕所里呢!”越到后面金的声音越小,直到最后发成了气音。隔着话筒轻的仿佛很远,又好像就在耳边。
格瑞垂下眼睑,刚回了声嗯对面就响起了上课的铃声,正好盖过他的应答。
最后混着金的“啊啊上课了先挂了拜拜!”以及明显盖过他的上课铃结束了这次的通话。

格瑞把手机放好,继续完成刚被金打断的功课。写着写着突然顿了一下,换了只红色的笔抬手在刚翻了一页的台历上第五个日期上划了个圈,又把台历翻回去将明天也划了个圈。之后又换回黑色的笔挪回原来的位置,仿佛刚才的动作只是无意之举。

格瑞所在的大学离金的学校不远,但也不算近,一趟大概两个多小时。先前小长假金也会过来或者格瑞过去两个人一起过节,不过今年格瑞已经做好一个人过的打算没想到金还是过来了。
是作业太少了吗,格瑞漫不经心的边写边想。
算了,感觉也不赖。

九月三十号那天很多人,毕竟放假前一天也是周末时间。格瑞的视线穿过人群停在还没火车阻挡的轨道上,一会儿又移开看了看手表,正默算着时间刚好听到火车驶来的声音。
火车缓缓进站,鸣笛声盖过了人们吵杂的声音,人也越来越多。格瑞一边在车门口方向寻找显眼的金发一边躲过拥挤的人潮。果然不太喜欢人多的地方。格瑞渐渐有些烦躁。
找不到金。



是看错班次了吗。格瑞右手伸进口袋想掏出手机查看一下,突然被拍了拍肩膀,转身下意识将那只手打回去,却意外看到熟悉的身影。
来人甩甩右手发出嘶嘶声,“格瑞,这就是你对待老友的方式吗!”话一说完又忘了刚被打过的手张开手臂向格瑞扑过去。“格瑞!My friend !好久不见啊!”
格瑞这次早有准备伸手挡住金扑过来的脸,“你怎么在这。”
“诶诶我不是说了来找你玩吗你忘了吗!”
“笨蛋,不是这意思,算了…”格瑞看了看金的行头,只背了一个旅行包。
“我跟你说哦,我翻了翻日历发现中秋也在假期里那真是太好了可以一起过了!”金颠了颠背着的包率先往前走。
“你不是挺忙的吗。”格瑞扯了扯金的背包带子,指了另一个方向。
“咳,不是电视上常说,再忙再苦要常回家看看嘛!还有什么,中秋月圆,团聚一起吃月饼吧!”金改变了方向,一边走一边模仿着电视广告浮夸的动作。最后把自己先逗笑了,又大步往前走。
格瑞看了看他,不知在想些什么走的步伐慢了下来,最后停下看着前面连走路都好像带着小太阳的金发男孩。突然冒了一句,
“你带作业了吗?”
“……”
小太阳好像下山了。



国庆短暂的五天假结束回去后,金在跟凯莉和紫堂幻分享他这有意义的国庆假期:
“每天早上都好早被格瑞叫起来!!做完学校的作业还布置了额外的作业…唯一欣慰的好像就是格瑞的厨艺又长进了……”
紫堂:太可怜了太有意义了。



格瑞睁开眼起身看了看时间,刚好八点。然后惯性去金的房间正想叫他起床,打开门只看到整齐的被褥。
啊对了,昨天就回去了。回去的时候还死皮赖脸不想走。
格瑞又看了一会儿又把门给关上了。
之后开始了他跟以前,跟金不在的时候没什么区别的日常。
正午十二点,格瑞放下书本去厨房为自己做午饭。
一个人的分量真难把握啊。格瑞一边倒油思绪有些放空。突然感到口袋里的手机在震动,拿出,有条未读信息。
划开,是金的。


金:格瑞格瑞!凯莉他们说我的假期好无趣!我才不这么觉得(ノ`⊿´)ノ!
金:我觉得跟格瑞在一起的时间都是有意义的!(づ ̄3 ̄)づ
格瑞:……你那些表情是怎么回事。
金:诶你说这个嘛,是班上女生传给我的我觉得挺好用的就用了!ψ(`∇´)ψ
金:不对——你岔开话题了!
格瑞:笨蛋,去吃饭吧。


将手机放回口袋,格瑞看回锅里,糟糕,油炸开了。
格瑞日常的一天,仍在继续着。





格瑞:[草稿]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