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噗爱佩佩呸

填填脑洞,交交党费。

【瑞金】Better Than One

*依旧现代au设定,金高三格瑞大二。
*日常流水账形式,我没想到会那么水明明脑这章时就一句话…
*格瑞戏份不多,金视觉。
*标题是首歌,可以配合文听听。文内提到的歌就是这首。
*ooc有,bug应该也有。寻找自己的风格中x


进入十月份后天气开始转凉。


国庆假期回来高三生又纷纷投入题海,开始从早坐到晚偶尔还开开夜车的紧张学习中。在这压力以及天气陡然变化的加持下,终于有人倒下了。
老师们从第一个人感冒倒下,就知道要不好了。果不其然,一周就有五六个人请了病假。


校方商量之后决定给高三生额外增添锻炼项目:在每周一至四下午放学后进行半个小时的慢跑活动。
该决定一出,纷纷有学生投诉说这样占了很多时间。不过这次校方态度坚决,倡议学生不要一天到晚都坐在教室里,得把身体素质提高。


“啧,倡议不要一天到晚都坐着,他们倒是少布置点作业啊。”凯莉不情愿的跟着大部队绕着操场一圈圈跑着。
凯莉这声啧把脑袋还处于混沌状态的金拉回现实。
每周四下午高三年级组都会进行理综测试,这让还没能适应这节奏的金——上一秒还满脑子理科公式以及来不及做的题目,下一秒就被拖出来跑操——每次都会茫然的先跑上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凯莉,我们跑了多少圈啦?”
“三圈还是四圈?谁知道呢我没认真数。”
“紫堂——我们跑了多久啦?”金回头问跑的有点气喘的紫堂。“——诶紫堂你还好吗?”
“我、我没事。”紫堂试图回个不用担心的笑容,只是脸色的发白让这笑容想要传递的信息大打折扣。
“看来学校这活动也不是没有用的。”凯莉有些嘲笑的看着紫堂。
紫堂咽了咽有点干涩的喉咙,尴尬的笑着回应金初始的问题,“已经跑了五圈了,金。”
“哦,那应该差不多了!”金确认了下紫堂不会就这么晕过去后转回头心里估算了下时间。
校方虽说要跑上个半小时,不过考虑到同学们吃饭洗澡的时间,也为了避免有些同学承受不了晕倒在操场上的现象出现——还没被感冒打倒却被学校组织的锻炼项目打倒这种事情——负责该活动的体育老师一般是按圈数来算的。
金他们算过,正常情况下跑个七八圈就停了。


“各位同学们下午好,跑操时间结束——接下来进行点歌时间。”
高三的跑操结束后,就是校园广播时间。这时候学校都会充斥或舒缓或欢快的歌声,以及点歌者的祝福。


金在楼下洗了把脸才回教室,汗珠与刚冲洗留下的水珠混合,然后沿着脖颈的弧度滑落。金甩了甩头,洗脸时与外界形成一层隔膜的听力恢复正常,这时他才听到今天的第一首点歌。
他愣了下。
“诶,有点耳熟…”


回到教室金还是没能想起这首歌。教室里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剩下的是与宿舍错开洗澡时间选择留下学习的人。
“哟——紫堂你还没走啊。”
金有点意外的看着紫堂,为了避免排队现象紫堂通常跑完步就冲回宿舍先洗澡了。虽然金每次都为跑步时的紫堂担忧,但又被紫堂第一个冲回宿舍洗澡的魄力打消。


“啊,被耽搁了下…所以现在回去也很晚了就留下来好了。”紫堂解释道。
“对了紫堂,你知不知道现在放的是什么歌啊?”
金回到自己座位一边翻找着自己的抽屉,打算找饭卡先去吃饭,一边隔着个过道问着刚解释完想继续写作业的紫堂。
“唔,抱歉刚没听到哦…”
“没事没事…咦,这是什么。”金终于从乱糟糟的课桌里找到饭卡,抽出来时顺带出一个小本子。本子已经掉到地上翻开了其中一页,露出夹杂在里面的东西——一张照片。


“嗯…”金盯着这张照片思索了一会儿,突然啊的大叫,
“我想起来了!”


这一声过于大了点,引起周围同学的注意。不过金没在意这点,也没理会紫堂的问话,回了句我先走了就跑出了教室。
现在,他想找格瑞。
——当然是在手机上。

*
这应该是两年前的事情,那时金才升上这所高中。他来到这学校的时候还是很兴奋的,对新环境的好奇,以及又可以和他最好的朋友格瑞一起上学的欣喜。
——当然那时格瑞已经高三,还有不到一年就要离开了。不过金没在介意这些。

直到元旦即将来临,学校要举行元旦晚会。周围人纷纷讨论高三最后一次的元旦会有什么特殊节目(前几年都会特地为高三弄些特殊环节比如晚会前的喊麦)时,金才顿然醒悟格瑞要不了多久就要离校了。
再加上本身就有凑热闹的想法,金琢磨了下跟在隔壁班的凯莉——军训时无意认识的——一拍即合决定两人弄一个节目。

他两在选歌上产生了很大的分歧,因为听的风格不同而且金听的并不多。
最后争争吵吵选定了这首歌。

之后那段时间一直到元旦彩排前,金捡起了很久前学过一会儿的吉他,成了音乐室的常客。
这大概在凯莉的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毕竟他是那种一旦下定决心做什么就要做好的人。
即使他的英文不太好。

到元旦晚会那天,金意外看到穿着正装的格瑞,还愣了很久,“你怎么去当主持人啦?”
格瑞没有回话而是打量了下金,就算要上台演出他仍旧穿着简单的白T和黑裤。最后格瑞只来得及他说了句加油就被人叫走了。


“怎么,感觉你有点失望啊?”侯等室里凯莉对着镜子在补妆,眼睛瞟了下镜子中的金——刚从外面回来像是被打了霜一样焉着。
“我以为格瑞会在观众席的,”金撇撇嘴,“本来想在台上唱给他听的。”
“……他做主持也可以听到啊。”
“那不太一样…”金消沉了会儿又精神起来,“算了!那我们要唱好来让格瑞好好听着!”
说着拿过一旁的吉他开始试音。
凯莉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金,然后拿过手机翻找通信录,找到那人后发了几条短信过去。之后又若无其事的开始补妆。


那张照片就是在金上台时拍的。舞台灯聚在中央的金和凯莉。但因拍摄角度问题,凯莉的身影并不清晰。反而把站在舞台一旁的格瑞拍了进去。
恰好一束光打到那块区域,格瑞的银发在那时十分显眼。
低着头在抚琴的金跟站一旁像是在看金的格瑞,成了这张照片的主角。(凯莉:啧。)

事后凯莉把这张照片特地选在金和格瑞一起吃午饭时拿了出来。本想嘲讽一下的凯莉,却被金的“哇!凯莉你真好竟然找人拍了我们!”和格瑞那个“拍的还可以”的眼神气到了。
最后那张照片给了金。金慎重得把这照片放在随身带的小本子里,回头郑重对格瑞说:“放心我会好好保管你的最后一次(主持)的。”
格瑞:……


只是时隔两年,小本子依旧带着。照片在里面被夹的死死的,跟当年辛辛苦苦练的歌一起被金忘在脑后。
直到,
“诶,有点耳熟…”

*
金:格瑞格瑞!我今天翻到这张照片出来了!
金:[图片]
金:嘿嘿想到那时候练了那么久的歌现在竟然忘了。
金:下次见面我再唱给你听吧!


“金——到你洗澡了。”
舍友从浴室里探出头对金大喊。
“好,就来。”金抬头回应着,最后发了句去洗澡了就把手机塞回枕头下。
拿过放一旁的的衣服,哼着歌去洗澡了。



[未读]格瑞:好。



*
And if this world goes up in flames
如果这个世界在烈火中毁灭
Just take my hand,don't be afraid
牵我的手吧 不要害怕
I'll fight for you until my days on Earth are done
我会为你战斗直到生命尽头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