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噗爱佩佩呸

填填脑洞,交交党费。

【瑞金】神奇的井

*ooc有,au设定有,一个人对白形式。
*是瑞金深夜六十分很久前的题目【命运】脑的。
*感觉再不写六十分已经出了很多个题目了(。
*想了很久还是决定用这种形式来讲这故事,所以会有点口水化。




“好了,乖乖躺好,到睡前故事时间啦。
这次要讲的故事呢,叫神奇的井。”


“在很久很久以前…嗯?你问为什么每个开头都这样?哈哈我也不知道呢,可能真的是很久前的故事了吧。…


在很久很久以前,沙漠中有个古老神秘的村落,因有个神奇的井而出名。
怎么神奇呢?听说啊,喝过井水的人可以知道过去还会去到未来呢。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去那个村落里,想看看未来是什么样子的。


可是那个村落太神秘啦,据说只有有缘人才能去到那里,很多人都找不到那个村落,那口井。
然后呢我们的主角——格瑞!想要去看看那口井,于是他走啊走啊,走啊走啊,却在沙漠中迷路了。…


后来他就中暑啦。…为什么?应该是沙漠太热了吧,上次你也中暑过哦。
…迷迷糊糊间他好像感觉有人在叫他,然后给他喝了什么。之后他就晕过去了。
等他醒过来时,发现他在一个很破旧的小木屋里。
屋子里的人穿着很有少数民族风格的长袍,对着他讲着听不懂的话。


好像看出了格瑞听不懂他们的话,带头的那个老爷爷呢走到外面叫了一个男孩过来。
好像跟格瑞差不多大呢,有着一头金色的头发。而且那男孩竟然会说格瑞那边的话!于是,他们的交流没有障碍啦。”


“那个男孩叫金。…哈哈哈是呢。
金跟格瑞讲了很多他们村落的事。格瑞才发现原来他一直在找的村落就是这里。
格瑞问金关于那口井的事情。


「诶?井?」金却很惊讶的反问,「我们这里没有井啊。」
诶呀,糟糕了。格瑞找了那么久竟然是不存在的东西。
…哈哈哈心疼了吗。然后格瑞就把那口井的故事跟金说了。


「哦哦你们应该要找的,是外面那条河吧。」金笑着说,「可能你们那的人把我们的话听错听成井了吧。」
「不过我不知道去未来的事诶,我们村的人都是喝那里的水的。」
格瑞问可不可以去那里。金答应了不过要明天早上再去。
「晚上会很危险的。」金严肃的说。


村里的人为格瑞举行了表示欢迎的篝火晚会,明亮的火焰照亮了整个村落。
格瑞也看到了金所说的那条河。
虽然不是很宽但很长。在火光下看起来很漂亮呢。


第二天早上金就带格瑞去看了那条河。跟昨天晚上看到的差不多。
看起来不是很特别的样子。格瑞想。毕竟全村的人都喝这里的水也没什么变化。


格瑞有点失望。但他又好像早知道会这样只是叹了口气。”



“金邀请格瑞来他家玩,并说好不容易来到这里就待一会儿再走吧!
格瑞便留了下来。
跟着金骑骆驼、打打猎、捕捕鱼,有时候还会去好远好远的镇上去采购日常用品。


「原来还可以去镇上的吗。」格瑞心想。
金好像知道格瑞想什么解释说:「其实我们村不神秘的!只是不好找而已!而且外面来的人也听不懂我们的话啊。」


…是啊竟然那么大误会呢。


后来格瑞又待了一个星期,就说要离开了。金虽然很不舍但也没说什么。


然而那天晚上出了点状况。
格瑞晚上睡不着,去了那条河的河边散散心。
他看了看那条河,感觉跟白天的好像不太一样。
之后不知道怎么的,他一头栽进了那条河里!
他好像还听到了金叫他的声音,非常慌张。


然后格瑞在河里面挣扎,明明平时很浅的河竟然如此深见不底。
…别急别急,还没讲完。


然后格瑞就感觉呼吸有点困难,意识也开始不清。
不知怎么他脑海里开始倒带他来到这个村子的画面。
跟金在一起玩耍的日子,在河边钓鱼的样子,篝火晚会时的火焰,还有,他来到这村子前昏迷被救的样子。


后来格瑞有听金说他是被他们去捕猎时路上捡到的。
「那时候看你好像快渴死了,我们给你喝了水呢。」金说。
「还是我给你的呢!」他看起来有些自豪。

格瑞想起来了,他被救起时金灌了口他随身带的水壶里的水。
那里的水,应该是他们常喝的,河里的水。

… …

然后格瑞突然惊醒,对上了一双蓝色的眼睛,
「诶你醒啦!」那个人高兴的喊到。”


“是啊,你觉得那个人是谁呢。
好了,故事讲完了,该睡觉了。”



“晚安,金。”



————————————————
这次卡了很久是因为设定问题,用这种方式写实际有故意避开沙漠背景嫌疑。
虽有考虑过另一种描述方式但奈何笔力不够故只讲个大概。
这篇故事初始设定有些多而且复杂思考再三还是删减成这样。
姑且算作存梗文吧。

*那口井不存在,但知过去或去未来是有的。
村里的人经常喝故没什么问题,如果外来人喝可能会产生类似回到过去或者去往将来的幻象。
所以格瑞后面的事都不是真的。末尾处格瑞醒来那里才是真的。


在自身想要知晓过去却经历了与还没认识的人的日子,似梦似真,等走出幻象却发现那个人就在眼前,我想,这就是命运吧。